<dd id="yrbrs"><optgroup id="yrbrs"></optgroup></dd>
  • <dd id="yrbrs"><center id="yrbrs"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yrbrs"><track id="yrbrs"></track></tbody>
    <em id="yrbrs"></em>

    <th id="yrbrs"></th>

    <th id="yrbrs"></th>
    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拍客  >  正文
    【鏡像】黑陶燒制 非遺傳承
    2021-04-26 00:15


        黑陶,誕生于新石器時代。

        中國古老的制陶技藝,有黑如漆、聲如罄、薄如紙、亮如鏡、硬如瓷的美譽。

        嘉興燒制黑陶可以追溯至7000多年前的馬家浜文化,嘉興市南湖區雀墓橋出土的尖腳三足黑陶,就是那個時代具有代表性的精湛工藝品。

        黑陶作品器形勻稱規整,黑里透亮,望之如金,堅實凝重,叩之如磬,具有黑、光、亮、薄的特點,給人以“烏金墨玉”之感,被譽為“土與火的藝術、力與美的結晶”,是新石器時代制陶工藝中能與彩陶藝術相媲美的又一光輝創造。

    林軍把晾干的陶坯放入土窯中,每一件作品都是泥土在千錘百煉下的“浴火重生”,傾注了黑陶人的心血和熱情。


        今年初,在嘉興市秀城實驗教育集團吉水小學黑陶工作室,副總校長林軍為黑陶拓展班的學生上了一堂黑陶課。

        捏塑法、泥條法、泥片法、模型法,還有拉坯法……三兩下一個小泥人;把團泥在泥板上快速搓出泥條,盤筑泥條很快一個小盆成型;換塊泥用木搭子輕拍幾下,薄而勻的泥片出來了,圍成杯子狀。林軍邊說邊做,讓泥巴在手上變著戲法。

    林軍用一種“玩”的方式讓孩子們接受黑陶技藝,感受傳統文化。


    在林軍眼中,捏制的陶坯造型彰顯著孩子們的想象力。


    “這是黑陶奧特曼?!绷周娬f,創造了一個新的“第一”。


        林軍,嘉興市秀城實驗教育集團副總校長,從教30年;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嘉興非物質文化遺產黑陶燒制技藝傳承人。

        第一次接觸黑陶是在1990年,林軍在平湖師范上學,老師介紹了黑陶,就有了想“玩玩”的念頭,但那個時候沒什么條件,這個念頭也只能是想想。

        師范畢業后,林軍做了美術老師。憑借記憶中老師曾經的講解,嘗試了一下黑陶的燒制,之后忙于教學,再也沒有碰過黑陶,但黑陶一直盤桓在他的心里。

        轉眼到了2009年,林軍結識了黑陶傳承人時良俊老師。盡管時老師一再說不要拜師,但時老師毫無保留地將他研究黑陶燒制技藝的心得和盤托出,將他多年實踐經驗形成的文字稿給了林軍,還面授技藝。這份情,比師徒更深,也讓林軍從此之后的生活和工作都與黑陶緊密相連。

    這是林軍目前最為滿意的黑陶作品。


        “最激動的是燒第一窯。黑陶燒制用的是土窯,是時良俊指導下建成的。窯剛建好,時老師因身體不適,沒法現場指導。一年后,在反復研讀黑陶燒制技藝文稿后,林軍和美術組的老師一起開始了第一窯的燒制。點火,看窯溫一點點慢慢上升,最終達到了1000多攝氏度……最后的封窯,一陣手忙腳亂后,煙囪口、火膛口都堵嚴實了?!闭f到這里,林軍拿起桌上的一個黑陶擺件,“更讓人期待的是兩天后的開窯。等窯溫降到了60多攝氏度,打開窯頂蓋的瞬間讓人失望,因為柴火灰覆蓋了陶器,從頂口看到的都是灰陶。彎腰、探身、伸手……戴著手套還是能夠感覺到陶器的熱度。取出來順手一抹,黑的!成功了!我們帶著燒制好的黑陶趕到醫院。在病床上,時老師鑒定了作品,肯定了是黑陶,就是火候稍微欠缺點?!彪m然時隔多年,但林軍到現在臉上依舊帶著一絲激動。

        在學校的非遺客廳和黑陶工作室,擺放著很多黑陶作品,有林軍自己的作品,也有朋友和學生的作品。打磨過的黑陶作品,賦予“它”不一樣的生命,光澤與上過釉彩之后的陶瓷有著天壤之別。每一件作品都是泥土在千錘百煉下的“浴火重生”,傾注了黑陶人的心血和熱情。

    封窯后,窯內溫度一定要保持在600攝氏度以上,至少20個小時,火源就是木柴。


    泥土之間還是有不同,這次燒制出來的作品黑色里多了一層金屬色。


    拿著剛出窯的黑陶,林軍迫不及待地告訴孩子們不夠“黑”的原因。


        有了黑陶工作室,就有了“玩”黑陶的理由。林軍把黑陶變成了學校的拓展課,讓更多的孩子“玩”黑陶;和學校美術團隊一起,把研究所得的方式方法通過課例進行整理,執行主編校本課程《黑陶》,并正式出版,讓黑陶燒制傳承有了基礎藍本。

    對于有興趣的孩子,林軍會花上一點時間“開小灶”。


        “我從未想過學生能把黑陶燒制學得多精,我只是希望黑陶能深深烙在學生的心里。等他們長大了,如果有一天看到黑陶,會突然想起,當年在吉水小學學到過,學校里有一個黑陶工作室?!?/p>

        “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?!绷周娙缡钦f。



    ———— 版面一覽 ————




    來源: 攝影記者:趙穎碩 田建明 通訊員:南宮維娜 編輯:瞿薇 責編:楊曉東

   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    在這里,讀懂嘉興

    相關閱讀
    分享到: